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开发了个工程项目,的文化村庄,在一个老鼠不拉屎的偏僻农村居民,提出了乡间+的文化+旅游观光的基本概念,获得了N多奖,上过N次电视节目。 也获得了N多经费扶
— 新浦京官网 —

「seo经理」懂懂日记:当演员的日子


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开发了个工程项目,的文化村庄,在一个老鼠不拉屎的偏僻农村居民,提出了乡间+的文化+旅游观光的基本概念,获得了N多奖,上过N次电视节目。







也获得了N多经费扶持,为嘛?







迎合了旅游观光扶贫+的文化扶贫的基本概念,成了样板工程,这话不是我编的,是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上说的。







观光客多吗?







我去过,停车位总共五辆车,其中两辆是我们的。







在那边搞版画Studios的中学生,在路旁卖冰淇淋,我觉得蛮难过的,特地买了几支冰淇淋,大叔出奇的热忱,甚至帮我们把冰淇淋纸剥开,我就奇怪,你说只想的城市你不待,你跑到这里卖冰淇淋,图啥呢?







懂了,他也是慕名。







我围村镇转悠了一圈,感叹了一句:不过如此。







走了。







过了太久,副总理提出了互联网+,各地争相推广互联网+方式,本地也有领导找过我们,问有没有浓厚兴趣做个书吧?他们提供场馆,我们提供图书馆+营运,不定期接受各级领导视察……







我拒绝了。







铁定欠债的事,忘去折腾呢?







另外,我不想与他们走的太近。







的文化村庄的大哥找我,那老爸极高,应该有1米9,西装革履的,来找我忘了?问我有没有浓厚兴趣现在开个书局?







给我描绘将来的客流。







我说,不适合,我们主要做藏书楼,是年青人族群,道德消费者。







他说,可以分开提供给你一套住宅区,你有时候也可以现在音乐创作,很差吗?







我说,对不起,你那里甚远,另外我对农村居民没有太大浓厚兴趣了,我在农村居民还有两套屋子,装修的十分好,跟城外的家一样,现在还有时候回去住住,今天完全不回去了。







这老爸,若说他是空手套安乐,他不承认,只能说他是一个研究工作方针的好手,常常提前格局,提前跑,拿过的奖感叹无数,各类扶持经费,我要是把他的腾讯百科全书发出来,能吓死大家……







下午,我带他下山吃鸡,跟他聊了聊,收获还是蛮大的。







他说,哥,我也不瞒你,你是个明白人,兜圈子也没涵义,我想把你的工程项目结合到我们村庄上,就是你要提供给我们现实的成交统计数据,出货统计数据,最差有山涧,有租车单据,我想审批产业专项资金。(有些书局就拿到了这个经费,从几万到几百万平均,白送的,可以腾讯一下。)







我问,需要我说什么?







他说,你要租1万册书给我,我做面书墙,只要书画的,我一本给你5块钱,这样可以不?







我说,可以,但是有个必要,全部塑封,因为你那里全是楼房,潮气太大,另外人来人往会有人翻动,对于藏书楼而言,这都是致命伤。







他说,打趣。







我说,还有,就是不能与我有半点的关系,别到时出了事再找到我脖子来了。

< seo经理/br>





他说,那不会。







若是全然为了这5万元,我也不愿意租给他,因为他不能给我抵押物,若是暂时把书给我卖了咋办?但是我知道他的目标只是装装场景,我又觉得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等于把自己的收藏品分享给竟然。







1万册就很壮丽了,我的办公室的那面书墙只有2000册书,早已是谁见了都觉得很震撼了,要连忙拍照留念。







我们磋商的租约为3个月,书的生产成本按照100元/本签订赔偿协定,塑封开封算损坏,我觉得做生意必需有合约精神,看似是保护咱的,只不过也是保护对方的,这些年,我遇到了阅读两者之间太多的关于钱的恩怨了,要么借钱,要么训练,要么全权,不出难题挺好,一出难题就打滚,恨自己瞎了眼,咋被骗了?看似是竟然缺少火眼金睛,本源是缺少了合约精神,你不知道自己购买的是什么,有什么可能性,你就冲动的给钱了,这是生活费。







插个题外话,记得有场骑行赛事,脚踏车足球联赛贵阳冠军赛,我们参加线上骑行,我跟乐姐一同,她骑的公路车,我骑的速降车,风特大,我们只骑了40公里,用时两星期。







暂时,她饿得难受,我从袋子里给她拿了个豆腐,下午从酒店打包的。







我调侃了一句,你自己有豆腐,还用吃豆腐吗?







她说,你呀,常常没正形,我就怀疑,你这样的人咋还有朋友呢?







我说,我呢,虽然很差,但是无害,我最少不问朋友借钱,这一点就是做朋友极高极高的悟性,半数人做不到,我说不借不是今天不借,而是我掉入洞里了,垂死挣扎了,仍然不借,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毫无意义。







乐姐是我弟弟小学老师的爸爸,离异。







我弟弟所在的小学位置较为独有,在公园内,而且这些爸爸多以家庭为主,她们送完小孩之后说什么?在公园内里打乒乓球,打够了球打扑克,打完桥牌吃午饭,吃了午餐去跳舞,唱完歌去接小孩,一天就这么现在了。







按理说,这都是我嫂的朋友,咋跟我也混在一同了?







我嫂请客需要我去花钱呀!







要么,就让我陪着打乒乓球,我这专业知识的乒乓球选手,在公园内里打球是什么感受知道不?君临天下,无敌归来,她们哪见过这么快的投球,硬朗的视角,还能一蹦那么高起来跳杀,我跟谁一伙谁肯定赢。







交谈中得知,乐姐也喜欢骑行,统一企业队员的,某天她好像发现了探险者,跟我嫂说:哇,你老婆在骑行圈好出名。







男人离异了,女人对她的立场就会变得高傲,因为你看似没有女人了,不对你高傲对谁高傲?







她呢?常常装贞节,意即是头可断,血可流,这好玩可不能乱来。







她越是如此,我越想把她打回人形。







骑行回来的一路上,她感叹给我上了一路观念品德课,意即是你都老大不小了,咋还这么贪财?







好,好,好,你说啥就是啥。







话锋一转,她问:你如何看待朋友两者之间借钱?







我问,谁借你钱了?







她说,XXX的爸爸。







我说,她跟我嫂借过两次,一次5千,一次1万,都是隔几天就还了,之后我嫂不是去上总教练新技术去了嘛,学到了一段话,信赖不等于借钱,就是我信赖你不推选我就要借钱给你,拒绝过一次之后,就很久没有借过。







她说,觉得说什么,整天在一同。







我问,给你多少贷款?







她说,20万,一年4万。







我说,你看,你是图人家的贷款。







她说,还真不是,我没提贷款,是她非要给。







我问,有借条吗?







她说,有。







我问,多久了?







她说,两年了。







我问,贷款呢?







她说,没给。







我问,你觉得她会不会忽悠你?







她说,应该不会,生意做的那么好,老婆又当点官。







我说,我推荐文章给你,是写县境社会上贷款的,我觉得这文章比我写的好,《一位干部大法官眼里的讨债武林》,为什么好呢?因为他交战在前线。







她说,我从没觉得她会骗我,却是整天在一同,感叹跟亲姐妹一般。







我说,你是被她的王室氛围迷惑了。







她说,少来了。







我说,我知道了,不是被王室氛围迷惑了,而是她常常请你们吃饭,你愧疚了,谁让你贪小便宜的,常常想占有钱的低廉。







她说,我们是轮着请好吧,要么就是TC,你可以看看你嫂。







我说,你请的肯定少,你这么抠。







她说,一样多。







我说,你肯定抠,借钱给人家还要贷款,你不抠谁抠?







她问,你觉得她会不会不还给我了?







我说,一定不还。







她说,现在主要是说什么要。







我说,有啥说什么的,娃又不在一同上课了。







她叹了拼命。







我说,你这个人太大气,区区20万还叫钱吗?你就当支援灾区了,有啥?







她说,那钱是我离婚分的,我今天上班一个月才3000多点。







我说,离婚分的钱咱更要扔了,晦气,所以你要感谢她,把你的霉运给借走了。







她说,你就知道说风凉话,只不过今天我没指望贷款,只要她把利息给我就行。







我说,贷款不想不行,你是看不起人家,人家是有条款信念的人,说给你贷款就必需给你贷款。







被我气着了,不说话了,驾车走了。







早上十点多,给我接到。







我一看是乐姐,我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我连忙把智能手机拿给嫂:乐姐接到,可能找你……







嫂接了。







两人家长里短聊了半天,说想讨论懂懂点事。







嫂把电话号码交给我。







她说,刚挨着问了一下,xxx的妈妈也借钱给她了,30万,每年6万的贷款,要了半年,要回来了5万,说她家的屋子都偷着卖了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咋弄成这样了,怎么办?你帮帮我。







我说,我帮不了。







她说,我去起诉行不行?







我说,起诉了作用也并不大,因为早没钱了,类似的案件太多了,执行不出去。







她说,对不起你,我感觉到了你上午那些言词的意志。







我说,表层上很清脆,是幸灾乐祸,只不过是给予了你意志,让你敢于面对这一切了,前次也遇到了一位姐,跟你大相径庭,说什么要回来,10万元,要过对方不还了,他们的关系也较为类似,这个妹妹很信仰这个小伙(小伙在网站写手好篇文章),有暗恋的成份在里头,两人是网站认识的,大叔在柳州,只见过走来,我怀疑啪过,我就跟这个妹妹说,你呢,连个娼妓都不如,人家娼妓还赚钱呢?你看你,赔钱,你真有工夫就把钱要回来,小伙电话号码也换了,腾讯公司也拉黑了,她乘火车去柳州,跑到小伙的单位,找到的单位领导,领导给磋商的,拿了10万元回来的,若不是我给予她意志,这10万元铁定丢了,就是个一般来说上班,你想想10万元意味着什么吧。







但是,乐姐这钱,凶多吉少。







起初,她的想法是每年4万元,等于额外多了一份薪水,甚好,反正也没有租房借钱需求,钱能生钱,不是坏事吗?







结果,这样。







写跑题了,继续写1米9。







某天,的办公室给我接到,说有人接到到的办公室,找董讲师。







哈哈,从此我又多了一个外号。







董讲师?(今天的办公室他们看似都这么喊我,讽刺式喊法)







好吧。







平常交谈归交谈,交往归交往,我极少留电话,百度也极少加,我觉得愿肯定会再见,忘非要在彼此间拴根绳呢?







所以,他把电话号码打到了的办公室。







是谁?







1米9。







说是有要事,让我回电。







啥要事?怎么会失火把我书给烧了?







我把电话号码打现在,问啥事?







说,评审组要出去了,让把物料准备一下,包括书局的整合,一个公司情况,都写成物料,同时还特地叮嘱,你一定要来。







我?







我见了领导会尿裤子的。







我不去。







不,不,不,董哥,你一定要来,算帮我,可以不?咱有什么前提不是都可以谈吗?一事无成做究竟。







好吧。







我让会计把我们的卖出统计数据,存货统计数据,投票日统计数据都整理出来,做成一个该系统的栏位,同时把我们有时候稠密出货时的一些相片找出来,例如用货车出货时。







评审组的来了,一男一女。







一看,很嫩。







我忘了,这有啥好接待的?我都不愿意跟这两人演说,几乎就是刚大学毕业的小孩,问的难题太弱智,说是来实地考察,只不过就是来旅游观光的,我呢,太更容易以貌取人,一看两人没点文化底蕴就没有讲解的欲望,我讲了他们又听不懂,我忘节省言词呢?再看1米9呢?我靠,人家永远都是低贱的,低头哈腰的,他情感知道这俩人员只是小罗罗,但是仍然如此的恭谨,让我格外佩服,职业演员。







这两人,他们是审理,是自己人,是帮着中小企业来改进的,这大多要改,那大多不行,挨着提提提议。







例如,书局这石头的业务很突出,是的文化+电子商务+脱贫的基本概念,属于很电子音乐的方式,但是呢?在这里看不到电脑系统,看不到人员,只有冰冷的统计数据,谁信呢?







所以,要改。







另外,领导是没有冷静看你的位数的,能不能搞个大型的PPT?非常简单地制做一下,例如5分钟的非常简单的业务介绍,可以不?







1米9严肃地纪录着。







初审算是没有大难题,只是需要在展示方法上做一些改进,但是这两人不是最后定案者,他们只是基层人员,也是负责上报的。







整改吧。







1米9跟我磋商几件事,愿意再给我5万元。







一、月验收时,把我们班底搬到村庄。







二、把我们的租车,稠密在那几天发,先在我们这边打包好,拉现在,再让快递公司现在拉。







三、1万册书,全部拆塑封,因为有塑封拍照反光,同时总觉得有一点应对的感受。







四、让我们制做一个PPT,并且要求我来主讲,要往大处讲,讲做这些事的近代涵义,例如留下时期烙印,把没有高温的图书馆变得有高温了。







说白了,等于你花了10万元找我们帮你拍戏,起初我们只是租物品给你,这回你是连我们也租了。







折腾了接近2个月。







检查组来了,来得很忽然,是前一天早上忽然通知的,1米9早上给我接到,让我当天晚上9点前赶到的机场,意即是安排我开GL8,由我来当主列车长。







当夜,他派人把车送到我手中。







晚上5点起床,洗澡,刮胡子,刮了三遍。







6点,1米9给我接到,问我出发没?







我说,外套找不到了,貌似在农村居民家乡,我需要现在找。







他说,穿什么外套,你是个的文化人,搞创意的,应该性格、独特,你喜欢什么就穿什么吧,穿泳衣也行。







我说,好。







我兼备运动装,套上了棉袄,出发了。







到的机场一看,你妈,我感叹被1米9坑了,大家都是外套,只有我是棉袄,标新立异的,而且我穿的是黄色的,色调甚是蛮横。(看我天涯社区发的合照没?我最显眼,而且站在了两边的位置,好像我才是领导)







我忘了,这也太失望了吧。







关键性是啥呢?







我袋子的方法还很蛮横,我是斜背的。







极少有30岁以上女人这么袋子,有一点小混混的感受,我从没思考过这个难题,我只是觉得这么袋子不更容易掉……







挨着逐一介绍,乘车。







大哥、顾问、1米9坐我车,这样,我们车内总共四人,其余人员由其他工作人员接待,坐别的车。







从的机场到的文化村庄要一星期,我开车在头,只不过铁路线我也不熟,但是晚上我做了课堂,提前对比了几条铁路线,包括上下班高峰之类的环境因素都考虑在内了,然后用钢笔写好之后贴在仪表板右下角,记住几个关键点。







给领导开车哪能用导航?会负面影响领导思考。







一路上,1米9是一刻也没停,滔滔不绝,领导极少说话,1米9那笃信样,我忘了,我应该把座席给你拆掉,换成蒲团,你跪在下面,暂时还把我一顿猛吹,吹得我都想自杀了,说这是董讲师,在村庄搞了个特点书斋,沈从文、莫言都来为他题过字,说申通、德邦、顺丰为什么能在本地生存再继续?有相当大高度就是有这家书局……







我靠,我都想吐了。







你咋比我还能吹?平常人家到我们的办公室,问我们发货量如何?我都是用三个第一:申通第一大客户、德邦第一大客户、顺丰第一大客户。







我这早已够能吹的了。







必要被你无敌了。







到了大多,人员们先去参访,我们先陪领导吃饭,酒店,在山下,两面是玻璃窗的,坐在里头吃饭可以俯视整个城镇、峡谷,我靠,你们怎么找到的这大多?真好,桃花源。







我在停车,他们在屋子让来让去。(还有本地身为文人雅士,某香港交易所经理也在)







就座后,留了一个副宾主的位置。







我靠,让我坐哪?到底没安排我吃饭?另外你们都穿着外套,我在里头不人与自然,领导招呼我就座,我就成了副宾主,好失望。







大家都脱了外套,只穿雪白的衬衫,空服员挨着给挂起来。







我呢?







大棉袄。







我脱是不脱,我不脱呢,很非主流,我脱呢,更非主流,为嘛?







我里头穿着骑行T恤,紧身的。







空服员出去了,是拿着衣撑过来的,我必需脱。







领导笑了笑,和风细雨。







我略失望,连忙解释:平常较为喜欢文学运动,所以我都是这个打扮,有些冒失,说什么。







领导好事,哈。







我呢,知道就当了副宾主,在那里一动不动,人家1米9,那感叹会伺候人,每个内容都把握得不错,每个菜上去,他的第一铁板都是先夹给领导,当然肯定用的是公筷。







不光给领导夹,是给没有人夹一圈。







我忘了,你这么谦卑,显得我好没有管教。







吃饭跟开会没啥差别,要么是1米9听取,要么是领导演说,我感叹够了,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来,想玩智能手机,又不肯。







有盘菜是蚂蚱,说是养殖业的,也是一个扶贫工程项目,本地名产。







我呢,好像过热,来了一句:三季人。







一桌人都没听懂,好失望。







领导求知欲特反感,看了看我。







我说,蚂蚱没有冬天,所以叫三季人,算是互联网该词,指没有见识的人。







领导觉得我这个解释很有趣,接着讲了孙思邈的故事情节,讲了中医学的博大精深,治未病,但是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,跟三季人有点像。







我连忙说,对,中医学是中华文化的珍品。







领导很开心,又分享了一些关于中医学护理的价值观,尤其提到了未病这个基本概念,讲述了他接触到的一些养生大家,他们的一些养生价值观。(最有趣的是,他要教我一套养生拳,这是后话,还把他收藏的一本中典籍给了我,为什么呢?他觉得一群人里,只有我最认可中医学,还能说的头头是道,什么经络,什么穴位,让青年人接触到中医学,尤其是有慧根的,可以起到的文化传承的作用。)







轮到我敬酒了。







我说,领导,我以茶代酒,现在很高兴,也很兴奋,是知道兴奋,听领导分享养生知识收获颇,让我这个季人开了视野。







他忍不住问,你咋成季人了?







我说,我呢,就是只有冬季与夏季,我一年就两个打扮,天气状况热一点,我就是T恤+长裤,天气状况冷一点,我就是T恤+裤衩的根基正中央套上棉袄与棉裤,只不过10月底我就早已穿羽绒服了,我走在一路上,总有人觉得很惊讶,这到底个疯子?咋穿上棉袄了。(只不过,即便是今天这个季节性,一路上也极少有穿棉袄的)







领导被逗开心了,是知道开心了。







去勘查参访。







我靠,把婚庆公司都找来了,搞得跟元宵节似的,就差贴对联了,还铺上了毯,原本有个类似电脑室的大多,改为了博物馆,里头还搞上了灯光,全是各类荣誉证书,有这个的文化村庄的,有各级领导合照,还有就是1米9的一个人荣誉奖,有劳动模范,有优秀教师,还被大关卡接见过。







进门,先看了五分钟的影片,介绍了1米9这个人的丰功伟绩。







我拍了两组相片,发了个天涯社区,感叹了一句:我前次看到这个场景,还是在陈游标的的办公室。







之后,我想了想,不适合,删了。







1米9戴个旅行团用的小喇叭,给我们讲解着,领导也极少说话,就是点点头,仍然往前走。







转悠了一圈,最终一个工程项目就是参访我们陈列。







1米9把小喇叭给我。







我说,你讲讲不用,我这个人紧绷。







领导摆摆手,意即是不用这好玩,就咱几个人……







1米9的人,全是西装革履。







一进我们的团队呢?虽然是临时办公大楼,但是气氛就随我了,全是权利的、奔放的,而且全是傻,最关键性的一点呢,我们的的团队不谄媚,见过的名流太多了,大家有说有笑,你知道造成了什么催化吗?







就是大家都坐下了,好像是到了服务区。







走来书墙,把在场没有人都震住了。







我连忙补了一刀:这?没啥,冰部分角。







整个气氛全变了,好像是朋友布道,领导也放松了,我们也放松了,我坐回了大书桌,他们围着我桌一圈,好像我是讲师,他们是观众,我椅子上不是有作家签给我的书嘛,怎么证明了我很牛B?







领导问,张平的书你们也签吗?







我说,昨天刚签的,他不是副省长嘛。







领导说,现在是,退了太久了。







我把智能手机相片翻出来,去年他刚过来帮我们签过1000册书,领导,不是跟您吹牛B,在我们这里,这个等级的作家不算最牛的,我们还有诺贝尔化学奖题材的,全是全世界书画,国外的,中篇小说续作的全部作家,只要活着的,我们都签过。







我挨着逐一展示了我的确实。







还拿出了莫言同学给我写的一幅字。







问,是名画吗?







您别急,我某种程度有相片,我还有小视频呢。







领导说,走了这么多大多,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创意的生意,年青人而又有最深处,小董,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生意的?







我说,我现在也是个当红。







竟然,哈哈笑了。







我说,别笑,我是严肃的,xxx副省长也为我捧画面,我找相片您看,这是书博会,我说了大家别笑,以前有30万册参展,有数万人等候门票,前眼前300人完全都是我的人。







他问,是你的歌迷?







我说,对,对,对,我20来岁的时候,很有气质的。







他说,今天也很有气质,我一出的机场,一看,这小伙,这包,有性格,虽然你没说话,但是我注意到你了。







领导的女顾问说,很有吸引力,就是一下能把人拉到家人的稳定状态。







我有这么得意吗?







我说,不开玩笑,说真的,就是有人不远千里来找我,就是希望我能给写个字,最让我难忘的一个摄影机是大家一同爬嵩山,我在那里画路线图,我们从后山下,画完就把那纸扔在饭店了,结果这张纸被一个后卫给收藏了,她还是个大学老师,以前我就在想,原本我们随便一画都对别人这么最重要,原先没有高温的图书馆,经过作家的签注,就成了有高温的,星期会把作家带走,但是不会把这份高温带走。







他说,太好了,为什么整合在诗歌呢?







我说,古典文学是一个时期的印记,你在近代书中是找不到现实的贫困的,你想知道明朝人是怎么贫困的吗?近代文末没有,只有登基是怎么更替的,但是短篇小说里就有,这是一个时期的数据备份。







他问,你如何高度评价沈从文?







我说,我不知道您熟悉一位体育明星不?帕尔默,跑100米的。







他说,知道。







我说,沈从文就是,他是天分型的,他诙谐的战斗能力一流。







领导挑了两本书,一本是阿来的《尘埃落定》,一本是徐则臣的《君士坦丁堡》,问多少钱?







我说,你这不是打我脸吗?







他说,不收钱我是不会要的,我觉得这是认同你最差的方法,我跟你一样,尤其认同这个消费市场,尤其你看看提到的高温,太形像了。







我说,200块钱吧。







1米9连忙掏钱……







我知道,不想钱他不会要的,领导给留了两个位址,一本是送给蒙古族朋友,一本是送给汉族朋友,也都是行政机关的单位的领导。







领导高度赞扬了我们的团队,意即是我们这个的团队有吸引力,总感受跟回到家一样。







我说,您是我们这里接待过仅次于的官,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待。







他说,不需要接待,有趣文化交流就好。







领导提了一些他熟悉的作家,我都能立刻拿出相同的签名书来,而且是写着我名称的,要么是我们的合照。







领导很开心,就提出了一个难题,你觉得xxx作家伟大的小说是哪一部?







我说,我问您一个难题,您看10多年前写的稿件,觉得愚蠢不?







他说,想撕掉。







我说,作家最杰出的小说,就是上第一部,因为他在变得成熟期。







他认同。







我说,武侠小说小说也是层层递进的,到了《碧血剑》就算一个顶峰,起初写儒家思想,写道家,写道家,之后写了天涯,因为武侠小说悟透了一个明白,修行在天涯。







他问,小董,我给你出道题,80八十年代,一套上海院落只需几万元,今天最少商业价值一个亿,那我问你,假如让你回去,你买吗?







我说……







主要是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解答,是应该买还是不应该买,所以,我没有意图回答。







他问,10年后有没有商业价值一个亿?







我说,没有。







他问,20年后有没有商业价值一个亿?







我说,没有。







他说,所以,80八十年代,你有这个钱不买院落就不在乎,因为没人看得这么远,人是难以超越10年以上的视野,因为社会上朝什么朝向持续发展,没人能看透,那么现在有没有2047年看来的院落呢?







我说,有。







他说,回头看看,肯定拍膝盖,后悔了,但是你能看到吗?看不到,但是现在来你这里,我觉得你这个事,就是将来的院落。







我说,再过30年,这些作家,全成了胡适、曹禺、夏衍、鲁迅。







他说,是的。







我说,但是呢,我们今天还是过于商业性。







他说,商业性是没有错的,但是我给你提个提议,有些年青人的、最深处的书,也是可以签的,这些书是能经受起星期挑战的,例如有本书我推荐给你,《最终一个儒家思想》,所写叫艾恺,是我的一个朋友。







我说,我记下来,放读读。







他问,假如签1万册沈从文的书,你能赚多少钱?







我说,参知政事生产成本应该在100元/册吧,1万册需要100万的根基生产成本,存货与人工成本远大于,批发500元/册,大概400万的收益吧。







他说,那很相当可观,消费市场如何?







我说,沈从文的话,500元也能时会出货,1万册的话也不费劲,1年大约打趣,一般来说作家的话,上限是1000册,超过1000册就很更容易饱和状态,因为我们签别人立刻就跟签,一般就是1万元的润笔费,签1000册是价位最低的,每册增加10元生产成本,我们卖100元,生产成本30元,而别人呢,生产成本30元,但是人家卖50元,这样对我们反弹就十分大,所以这就存在一个难题,需要可观的存货,我们签了之后不售,放上一两年,然后忽然发行,例如我们今年卖的莫言的书只不过是2011年签的,这样别人临时去签也追不上我们了。







他问,有多少存货?







我说,明确没算过,100多万吧。







他问,会不会出现滞销的状况?







我说,不会,每位作家都有自己的铁杆歌迷,而且大大地造成,我们做的书只不过是长销书,只要星期足够长,肯定打趣。







他问,你对这些签名书满意不?







我说,称得上满意吧,这都属于试作书,但是也是为了迎合消费市场,同是沈从文签名,细心签的能值1万,笔一画的只值500,我今天做了两个分级制度消费市场,一个就是精参知政事,主要是我自己收藏用的,每次签200册大约,要求写的明晰、细心,然后写上一段话,我都是跟作家必要谈好,一册我给你100元,你应该知道,作家广泛较为穷。







他说,这我知道。







我说,这些书,都是有将来的。







他说,不错。







我说,细心与不细心的商业价值是截然不同。







他说,我发现你想法常常很明晰。







我说,我眼高手低。







走的时候,每人给装了拿走书,但是他们都不想,不想,不想,不想……







女顾问看中了我桌子的《白鹿原》。







我说,这是我最终一本。







她问,这不是有两本吗?我能买吗?







我说,那本是写着我名称的,你看看年份,这是哪天?这是陈老师爱情最终的两天,当日笔都握不住了,这书我不能卖。







她问,市场价呢?







我说,三五万吧,不是钱的难题,是我知道不卖。







1米9戳我。







我说,你别戳我,我不卖,是知道不卖。







最后,还是被拿走了。







很气愤!







我额头接着就表现出来了,当然,最终我肯定没吃亏,用别的方法还给我了。







女顾问起初是真想买,为由是她爸是陈老师的铁杆歌迷,但是一看我不卖,另外是身价,她就放下了,1米9呢,就戳我,意即是免费送,我就不。







送领导走的时候,领导问我要位址,意即是送我几本书。







我说,这个要问他(1米9)。







我忘了,我非常在这里办公地,我们是来唱歌的,我给你位址不是露馅了吗?







领导说,没事,你把平常在的大多给我不用。







原本,领导心中是雪亮的。







我把我的办公室位址给了他。







他说,我们会是不错的朋友的。







我说,跟领导咋可能做朋友呢。







他说,一样,你斜背着包很吸引我,这种调皮、放荡。







总而言之一段话,收获颇,写的较为匆忙,过几天,静下心来时,我可以写写黑手片段,例如临时搞了个一个类似的学校控制室一般的的办公室,40机房电脑系统,房间内四处装扮上双十一的标语,给领导们一种企图,我靠,这布阵,一天能卖多少货呀?!(封底照片)







人在江湖,全靠装!


首页
电话
微信
客服

长按微信号复制

13244864228

打开微信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